??? 为何遗精不伤身
您当前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资讯频道 > 正文阅读

为何遗精不伤身

2018-10-18 19:31:00  为何遗精不伤身  字号:T|T

我是一个很典型的山东男人,性格豪爽,喜好江湖义气,五湖四海的朋友一大圈,这原本是好事,但物极必反,好事处理不好,有时候也会酿成悲剧。大概是在2000年的夏天,我出差去东北,在火车上和一个大块头的东北大汉黑信一见如故。

老婆被我兄弟逼上了床

  一年后,他带着老婆来济南投资项目,我们更是脾气相投,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。之后,两个家庭也开始了密切的来往,黑信老婆是个说话做事粗声大气的女人,不止一次,黑信当着我和我老婆的面凶他媳妇,他说:“你能不能像个女人?”他老婆说:“我咋不像女人啦?”黑信说:“你看看嫂子,你咋不长眼睛好好学学?”  这话听在别人耳朵里,可能觉得特讽刺,但我当时却飘飘然感觉很受用。说我老婆是天仙美人不敢当,但我老婆的漂亮贤惠却是有目共睹的。  结婚十多年,我和老婆卿云一直是许多朋友羡慕的神仙眷侣,我爱老婆,她也爱我,唯一的遗憾是,我的工作性质决定了我大多数时间在外地做项目,回济南陪老婆孩子的时间总是太少太少。而几乎每次回到济南,都把黑信一家子请到家中吃饭喝酒,我希望老婆身边有个亲热而熟悉的朋友能照料一下。  现在想想,黑信好像对我的老婆觊觎已久,有一次他开玩笑地说:“丢下那么漂亮的嫂夫人一个人在家你放心吗?”我嘿嘿笑,老婆也温柔地笑,我觉得妻子善解人意的笑容让我没有一丝后顾之忧,可以放开胆子闯天下。  可是,最不想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。一个月前,我回济南总部开会,在家呆了一个多星期,无意间发现老婆手机上有一条非常暧昧的短信,大意是他很爱她,“我不但要得到你的人,还要得到你的心!”而发信人居然是黑信,我当时的血液直往头上冲,整个人感觉都快要气炸了!  可最终我还是按捺住了冲动,决定先不揭穿,看看老婆卿云是怎么做的。要说平常,我和老婆都很信任对方,从不互看短信,所以,当我问卿云她有没有黑信手机号码时,她还撒谎说:“我不知道。”但话一出口,她马上便觉察到了什么,一整晚都魂不守舍,我看在眼里怒在心里,到那一刻为止,我还存留着最后的幻想,希望一切只是一场误会,只等着卿云开口澄清。但直到我伤心绝望地离开济南到外地出差的前一晚,卿云也没再说什么。  在回程的火车上,我给卿云发短信说:“希望你悬崖勒马,回归家庭!”卿云回短信说:“对不起,我已经掉进了深渊!”一时间我眼前一黑,就像真的看见了黑信拖着卿云朝万丈深渊跳下去,而我自己恰恰充当了他们的元凶!  我无法遏制的愤怒,让老婆选择了以死赎罪  7月最热的那几天,我一个人关在外地租来的屋子里泪流满面,一个是我深爱的媳妇,一个是我最好的朋友,他们却在我背后深深地捅了我一刀,这种痛是痛在骨头里,让人几乎要发疯!  我不顾一切又跑回了济南,在第一时间找到了正在上班的卿云,她办公室里的同事从来没见过我那样失控,一个个瞠目结舌!只有卿云面色发白,还比较镇静。到家后,我嘭地摔上门,冲卿云咆哮起来:“我哪里对不起你?你就算要红杏出墙,为什么是黑信?”  等我怒吼完,卿云才开始讲他们是怎么一步步走到了一起。卿云说:“有一次,他把车子开到单位楼下,如果我不上他的车,他就要冲所有人大喊我是他的情人!我怕事情闹大了,就上了他的车,后来他就一直拿这个来威胁我……”  我听得双拳攥得咯咯作响,啪地给了自己一耳光,又啪地给了卿云一耳光,我恨自己引狼入室,我更气恼卿云的软弱糊涂!我哑着嗓子问卿云:“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卿云哭着说:“我没脸说出来!”她又说:“是我伤害了你,我会以死弥补自己的过错!”  这是卿云第一次提到“死”字,我听了心里打了个寒战,却狂躁地吼着:“死有什么用?都是那畜生,我要宰了那畜生!”然后不顾卿云的阻拦摔门出去找黑信,背后是卿云撕心裂肺的哭喊。到了黑信住处,他早就闻风逃走了。  就在今年年初,他已经和他媳妇离婚,他住的公寓里铁将军把门,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。我给他打手机,他倒是接了,他说:“哥,我这辈子都没脸见你了!我是真心爱嫂子,这么多年,我没有一天不拿嫂子和我媳妇作对比,那是一个天上,一个地下啊!和嫂子发生那种事都是我一手预谋的,你不要怪嫂子,她心里装的人只有你一个!”  挂上手机,我一个人在大街上游走到深夜,然后像具木偶一样立在远处,眺望着曾经属于我的家,家里的那盏灯一直亮在那里,我徘徊了又徘徊,等我步履蹒跚地回到家里,才发现卿云把家里所有的安眠药都吃了!  风雨过后,明天的太阳还会是一样的吗  总算是不幸中的万幸,经过急救,卿云的性命好歹保住了,现在身体正在慢慢恢复,可是比起身体的创伤,情感上的创伤要难以愈合得多。从医院回来后,卿云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什么话也不说,脸色苍白得像纸。我对她说:“我已经放下了,你也要放下所有的包袱,咱们再重新开始一切!” 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这个包袱要怎么才能放下呢?把卿云送到医院急救的那天晚上,我在急救室外又一次给黑信打电话,我说:“你这个畜生,你不但伤害了我,你还伤害了两个家庭!卿云要是有个什么意外,你就是逃到天边,我也要宰了你!”黑信说:“我知道我错了,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……”  为了不让事态扩大,影响卿云的名声,我让卿云随我一起去外地呆一段时间,卿云坚决不去,而且一句解释的话也没有,我的情绪又有些波动,我说:“就算是我错了,你一定要以折磨你自己来折磨我吗?”卿云还是不说话,只是对着窗外的知了叫声出神。最后还是我一个人去了外地,但心却留在了济南。  七夕那天晚上,我买了一大束玫瑰花回去看卿云,她见了勉强地笑了笑,两个人之间像陌生人一样不自然,这让我特别痛苦。

本文原载于为何遗精不伤身(www.sogou.com),转载请保留本链接,敬谢!

返回为何遗精不伤身咋下快播首页